Alfred Williams

QQ number: 1683906911
Coser (//°/v/°//)
Quan Zhi Gao Shou
AllxAll
周叶
韓叶
喻王

【周叶】不良嗜好(55)

花楚酒霖: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预警:有原创人物单箭头叶修,注意避让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张一这一扔不仅令那属下傻那儿了,连周围人也都愣住了,叶修反倒成了表情最淡定的那个,摆摆手,“我没事,误会一场,你别动了快疗伤吧。”


  张一听闻又瞪了那属下一眼,然后才老老实实躺下去,叶修在一旁看了会儿,突然想起件事,转身问那刚挨了骂的属下,能不能借我手机用用?


  那属下哪里敢说不行,几乎是双手托着手机交了出去。


  叶修出去打电话,张一一边忍着消毒的痛,一边伸耳朵去听,周围很安静,叶修那边声音不大,但也能断断续续听到点——“别人的手机……”、“……没电了,没事”、“先不说这个了,周泽楷电话你有吗?”


  周泽楷?张一几乎是条件反射捕捉到这个名字,眼睛也不由自主看过去,结果叶修已经收线进来了,赶紧又低下头。男人走进来不是朝着他这边来的,好像走到了谁身边,问:我还能再打一个电话吗?


  张一想都不用想他那手下肯定狂点头,叶修道了谢又出去,这次离得他们更远了些,但头次来这里的叶修不知道,这宅子的玻璃是做成单面的,在外面的他以为是在空无一人的庭院走廊里,其实绕了个圈隔着快玻璃,反倒离张一更近了。


  周围没有人会在意叶修那边电话说了什么,只有张一。


  “扎得不深,但还是要缝合。”私人医生对张一说,“等下我……”


  “随你动手。”张一不耐烦地说,“就别说话。”


  私人医生奇怪地看了男人一眼,但还是闭嘴了。


  张一正大光明地抬眼去瞧玻璃外的叶修,对方单手插着腰,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脚还在不老实地蹭着地面,一副放松等待的模样。男人突然想起过去嘉世时的对方远比现在要瘦弱的多,如今身子虽同“结实”二字还所差甚远,但却胜在匀称修长,手美肤白更是加分项。


  和叶修重逢不过半年多,他对对方的态度却是一变再变,而这些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张一曾经是讨厌叶修的,叶修与他们那时训练营里的人不一样,是直接签约进来的,因为条件有限虽说大家在一起训练,但实力上的差距加上对方的性子,说是众矢之的也不为过。张一也是其中一员,只是他对叶修的讨厌要收敛的多,不存于表面,也不会使绊,但那无疑是确确实实存在过的厌恶与不爽。但少年心性总会改变,随着年龄增长时间让那本就可属于“性格不相合”的淡淡意见消散,化作了另一种奇妙的好奇。


     再然后,伴随着下副本等与对方的深入相处,张一意识到他对叶修曾经是有很大的偏见,或者说男人其实也在改变,无论是什么,这些都促成了他对叶修充满贪念的事实。他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惊讶,因为叶修并不是他的口味,可以说除了手好看这点外,对方哪儿哪儿在他看来都不及格。


  但倘若对一个人的yu望可以随心而起,凭心而静,那怎么能算得上是yu望呢。


  张一不是没挣扎过,他不是好人但也不是混蛋,虽然在发现叶修与那叫周泽楷的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后很生气,但也不过是气叶修明明也好这口装什么,可是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理解了叶修,并且觉得横插一脚不是他的兴趣。他经常天南海北的跑,叶修也不是什么同事,平日本就撞不到,张一本以外忙碌的工作会让他可以渐渐淡忘对叶修毫无缘由的荒唐念头,甚至出门在外也会找些人泄yu,淡化生理上的渴望。


  可是他失算了,见不到叶修的日子他没有任何感觉,偶尔想起也没什么太大反应,但当对方面对面望向他时,张一却滑稽地觉得,自己等这一刻像等了整整三秋。


  为什么能对一个十多年未见的人拥有如此汹涌的感受,这点张一至今想不清楚,但他开始随缘,甚至在想也许叶修不会拒绝自己,对方也在渴望一个可以满足他的人,当然这是指,性。


  张一始终坚定叶修与周泽楷只是肉体关系,经过他多次观察,这两人在外基本没什么交集,上次问起叶修时对方的表现更是冷淡到不行,就说现在,瞧瞧吧叶修连对方手机号都记不住,这能是什么爱得深呢?


  叶修打电话打得似乎不太顺利,那边人一直没接,他每次等到自动挂断才收线,打了两次后便不再尝试,重新进来了。


  “谢谢,要是等下有个陌生人给你打电话,你不用接。”叶修把手机还给其主人后转手又出去了,张一蹙起眉头,给那属下使了个眼色,对方点点头出去了,很快回来报告:在抽烟呢。


  张一扬起嘴角,重新放松下来。


  之后叶修一直在外抽烟,张一处理完伤口后被手下搬进卧室,私人医生忙完便提着箱子出去了,张一点了最得力的两个助理进来处理事情,他长话短说地交待清楚了受伤大概,吩咐要怎么还回去,助理很快领命出去,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宁静,随后便被人敲响了房门。


  叶修跟卡准了时间似的从门边挤进来,外面私人医生在和助理聊张一最近饮食的注意事项,还有人在安排事情,大家都挺匆忙就显得叶修格外突兀,更何况有些话他不该听,也就避嫌似的窜进了张一的屋子。


  叶修走江湖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真刀伤,脸凑近张一腰肌边的绷带,啧啧两声,问疼吗?男人刚才为了方便治疗上衣裤子都被扒了,如今窝在毯子下就穿了条内 裤,被叶修这直直的目光看过来差点硬了,赶忙不着痕迹地拉拉被子,“让你吓着了抱歉,平常这种事情也少有,今天遇见个疯子。”


  “那可要多注意啊,你这生意也太危险了。”叶修边说着边一屁 股坐到了张一床尾,后者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刚才还觉得今日是流年不利,欠他债的人居然为了不还钱选择找人捅他刀,但现在他却觉得,这简直因祸得福,再捅两刀也不是不行。


  “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张一不由自主地问道。


  “沐橙,你认识吧。”叶修说,“前阵子打副本的。”


  张一自然知道“沐橙”是谁,就说不记得打副本的小号是她,也能知道火了数十年的联盟美女啊,这么一想自然就想到相对应的联盟美男,“哦这样啊,报平安是吧,就打了这么一个?”


  最后这话问得有点多余,但叶修没怎么介意,“嗯,原本想给同事打一个,但他平日不接陌生来电,所以就打算等回去再说吧。”


  是有多少陌生来电能打到他那里,张一不禁心里嘲道,发觉叶修连名字都没给他透露,有些不舒服,但面上却不露声色,“这样啊,那你刚才站那儿,是在等他吗?”


  “没,我刚出差回来,打车回去路上车爆胎了,又打不到新的。”叶修说,“等下回去再解释就行。”


  “回去解释?你俩住一起?”张一近乎是敏锐地问。


  “回去我手机不就充上电了么。”叶修理直气壮地说。


  明明知道对方是在撒谎,但张一也不点明,心里冷笑声,后撤靠到床头上,“有烟吗,给我来一根。”


  “不行吧。”叶修诧异。


  “放心不碍事。”张一盯着叶修,“我疼,抽几口缓缓。”


  叶修听闻这次站起来,从兜里掏出来个烟盒子弹出根,两指夹着塞进张一嘴里,然后又拿出打火机。后者想直起身凑过去,结果正好碰到伤口,疼得脸一拧,还未多露出什么表情,叶修已经单膝跪上床头,倾身过来给他点上了烟。


  像是在经历一整季的寒冬后,出门晒到的第一场春日。


  叶修的气息扑了过来,空气中织出一张薄若无形的网,盖上张一的脸,又很快消散。其实叶修本人距他还算远,但张一敢肯定自己鼻尖的热气呼到了对方拇指上。但男人神色变都没变地退了回去,只有张一,从脖子向下一路麻到手指,心脏都要麻痹。


  “就抽几口啊,多了不好。”叶修开口,眼睛望着窗外,但话是和张一说的,“自己身体自己注意点。”


  心脏从麻痹回了温,然后淋上了热油,激烈地跳动起来。


  “你以前,也对我说过这种话。”张一沉默了半晌,缓声开口。


  “是吗?什么时候?”叶修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变成回忆模式了,但还是顺着问道。


  “你当然不记得,你那时除了游戏,我们谁能让你放在心上。”张一眼睛望着天花板,烟卷在唇齿间微微抖动,含含糊糊地说,“应该是哪次训练之后吧,不记得了,我应该是又输给你了,郁闷出来抽烟时你和我说的。”


  “哦……”叶修想不到要说什么,“你们那时候谁没输给我过,正常。”


  张一听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叶修的脊背,目光幽深,“就讨厌你说话直这点……说实在的,其实超市之后你能想起我也是偶然吧,你应该都不记得有我这个人。”


  “哪儿的话,不会忘,都是一起奋斗过的。”叶修吐出一口烟,说得却是事实,那时候训练营初期的孩子没有100也有80,来来往往有的来个几天便离开了,隔这么多年还能立马记起来也太过牵强,“我记得你就来了三个月左右就走吧?”


  “对,我来得快走得也快。”张一轻声说,“你那时候天天专注于那几寸的屏幕里,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很无所谓的样子,我还记得我走时提着包,远远看见你,你依旧雷打不动地做着训练。”


  叶修原本静静听着,突然讶异,“你不会是因为我当时没送你所以记恨我吧?”


      张一喉咙里溢出好听的笑意,很轻,表情更是显得不可捉摸。


  “我那时真的讨厌你。”他继续说,“明明都一样的,但偏偏你却显得那么不同,大家都在笑,偏偏你的笑就显得那么有故事,不显山不显水的,让我产生了敌意。”


  “我那时候总想看你失败或者受挫的样子,想看你生气,看你不爽,看你再也不能淡定,哭泣时会如何。”


  “原来你那时候那么想我。”这些叶修还是头次知道,忍不住转身看向身后人,但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然,还带着些兴致,“是不是我之后不利其实是你咒的?”


  “怎么会。”张一伸长手臂,将烟灰点进烟灰缸里,“走了我就很少想起你了,六七年内都不敢看,毕竟是我自己逃避走的。”


  “你的选择也没错,你要是做职业选手,现在可没钱赞助嘉世。”叶修说,“然后岂不是还要多讨厌我十年。”


  “不一定。”张一目光从叶修眉眼上开始移动,慢慢转遍全身,“我也许早会改观。”


  但这对你而言绝不是好事,我需要警告你。


  男人眼中的深意一眨而过,随后便低下了头,躲避开叶修尚未察觉到不对劲的目光,又吸了口烟,然后递过去,“不抽了。”


  “真守规矩。”叶修赞道,拿着那根烟站起来想去熄灭,正巧下属开门进来了,张一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吩咐进来的人,“你去把我朋友安全送回去。”


  “我自己走可以的。”叶修客气了一下。


  “乱讲。”张一又笑了,这次笑容有点痞,叶修见眼前人伤势大概是不需要担心,也就不再推脱了,只是出门前突然想到了什么,“你那时候撞上马路牙子,是不是朝着我来的。”


  “你觉得呢?”男人反问。


  “不了吧,哪里有用车瞄准人的。”叶修说。


  张一放声大笑,捂着自己伤口差点疼得浑身抽搐,来人紧张地要过来扶他,被摆手拦住了,“行了行了快走吧,要不我这伤更严重了。”


  叶修说,“那我就先走了,你这几天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帮上忙的,给我打电话。”


  张一挥挥手。


  叶修离开了,男人躺在床头,思考了阵,朝着一旁站着的手下勾勾手指,“刚才他用的是你手机是吧?你拿过来一下。”


  


  经过这么一闹,叶修再快被人送回家也已经是晚上了。他进门放下东西后先给手机充上电,然后才去抱蹭他腿的云云,房间内漆黑一片,叶修走了几步感觉不对劲,连连后退几步打开了灯,客厅沙发上坐着个一动不动的人,差点把他心脏吓出来。


  “你搞毛啊!”叶修真是被吓一跳,他回来后去充电走得匆忙没往客厅看,一出来感觉除了他还有人在呼吸,差点当场需要按人中,“怎么不开灯?”


  “这么久,去哪儿了?”周泽楷穿着轮回队服坐在沙发上,手里抓着手机。


  “我手机没电了,你应该知道了吧?出租车爆胎了把我扔在了郊区,打不到车周围又没地铁站,我找家餐厅吃了顿饭,拜托对方给我打的车。”叶修随便扯了个谎,他不想让周泽楷知道张一的存在,毕竟后者曾对男生有过想法,纵使是开玩笑的也让叶修不得不注意,不想给周泽楷带来麻烦,或者更坏的,节外生枝。


  周泽楷听闻从沙发上站起来,男生目光冰凉如水,手机递到了叶修面前,屏幕被点亮,画面停在了【最近通话】栏上,两个红色的未接来电之上有一条新栏,是周泽楷把那电话回打回去了五次的记录。


  “你打回去了?”叶修神色未变,“这人我不认识,我随便找人借的,还跟他说你再打回来我走了的话就不必接了,他接了?”


  “没。”周泽楷目光从叶修眼里掉出来,他低着脑袋将手机放在一边,这才重新回去拥住对方,“我很担心你。”


  “下次我带个充电宝走吧,总是忘。”叶修回搂住对方,摸了摸男生柔软的发尾,感觉到对方手在顺着他脊椎往上摸,不由挣扎了一下,“哎我这才刚进门,挺累的,让我……”


  “不。”周泽楷摇头拒绝,拥得叶修更紧了,“我要你。”


  “就现在。”





评论

热度(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