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Williams Cosplayer

QQ number: 1683906911
Coser (//°/v/°//)
Quan Zhi Gao Shou
AllxAll
周叶
韓叶
喻王

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带稿摸鱼。一个大概是那种……民国(?)时期的医学人员王。

血雪:

Sugar Song:

复健复健。

在看了6部恐怖片之后终于画完了



【周喻】Shirt 、Name

咻咻底家啦:




Name不过就一张图啊一张图他到底哪里错了......TUT


好吧逼我出走,再被屏就都走汤,衬衫那篇后来有新增一小段浴室,喻总的图不放了......顺道改个篇名。


我就......比较擅长写这个(真敢说),这是要我通通走外连吗(略哀伤




【周喻】Shirt


【周喻】Name





笔芯:

还是之前那个美人鱼paro

黄·不按剧本走·机会主义者·少天表示根本没有邻国公主什么事,看我十五分钟就给你打个HE出来(X。

论一场早有预谋的落水...好吧只是醒的太刚好而已(。


这次把家属们放出来了hhh看我强行带RGB组玩!


可能还有后续(立flag。

哈哈哈哈!!

The Ring Means All:

疯狂布教!

召唤秋鲁鲁————
其实因为召唤修鲁鲁技能是低阶技能不需要转职,想想叶秋如果不玩游戏的话可以一直是散人呢(。)

Jyuko:

数学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学弟周

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认知神经科学专业·学长喻

32门数学课程全精通的周,天天抓人做心理学实验的喻

相识于初秋九月心院有偿心理实验对象招募活动

路过的长着明星脸的周被黄少天抓包,结果实验内容是看400张韩国男星的脸

被放置play三个小时(为了达到完全平静的心理状态)并看了400张脸后

只记住了操作实验的喻学长的脸,喻学长说很正常,因为韩星都长一个模样

根据学院财力三小时酬金大约400软,顺便喻学长请吃饭……


心理学必修高等数学最难的微积分

微积分是全校通识大课,喻以刷分的名义名正言顺跟周选一节

假装偶遇,假装问题,沉默的学弟以笔代口思路清晰,悄悄画着笛卡尔心形线

共同选修数学史,读阿基米德临死前的故事,

巨匠大喊:“别动我的圆!”周用指尖在喻手心画着圆圈


军训,喻偶然路过放在场地旁边的冰水冰贴和防晒霜

周不用像所有同学疯跑去食堂抢饭,因为会有人早起半小时坐在窗边等

那个人会帮他抢到鸡蛋饼和加糖的豆浆

篮球赛,推拒掉女孩子们递来的亲眼和憧憬,只为接纳场边一人的眷注

交谊舞会,在无人的休息室里亲吻与共舞

野外露营,同宿着一间帐篷,听海水潮信看天上繁星


喻心理系的同学出过一个关于出柜的亲情测试,无偿招募十名志愿者

要求先向父母坦白自己的同性取向,然后说明“这只是一个玩笑”

以观察父母反应

喻摇头说亲情比你想得脆弱,周却说这不是测试,这是我的战场

(此梗源于微博)


嗯……也不是没经历过挫折,是我还没想好要有什么挫折。

大概是个简单傻白甜的互追互宠、携手生活。

先立个小目标:给这篇paro开!辆!车!


[全职/方王/ABO]《偶影独游》1~4

沧冷。:

*AO方王,相思子x苦艾。黑道paro,荤,HE,十岁年龄差。方神轻微中二病,和杰西卡谈恋爱之前有一堆炮灰前情人。杰希卡少年时期生活比较丧,两人相遇以及滚床单时刚成年。不适点叉。←划重点,感谢。


*同背景双花含方王《单打独斗》:1~3   4~5   6~7   8~10 (完结)




—1


王杰希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方士谦整个人都在发抖。


高英杰和袁柏青两个孩子吓得不轻,这种时候根本架不住他一八三的身量,只能死死拖着已经脱力的方士谦,看他倚着墙根慢慢滑下去。


手上逐渐干涸的血渍在走廊的墙砖上划出一道狰狞的痕迹,犹带着王杰希信息素的苦香,逼得这个Alpha濒临崩溃。


方士谦活到三十岁,陪着送进手术室里的兄弟有半数没能活下来。可这还是头一回,他完全无法冷静地去等待那扇门上方的灯熄灭。


他开始怀疑自己前半生走过的那条路,怀疑家族两代人耗尽心血才经营下来的产业,会不会最终演化成一份业债。


以至于后来,方士谦呆在监狱里日复一日等待着刑满释放的那天,深夜时分也曾无数次思考这个答案。


然而,当他阔别许久之后再次见到王杰希,见到他的爱人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一切的疑问又都变作了岁月的烟尘。


那一天,距离他们相遇,过去了整整七年。而那个方士谦从出生起便一直泥足深陷的灰色世界,在王杰希手中已然魔术般显现出生命的色彩。


“回家。”他的Omega甚至没有上前拥抱他,就连脸上惯有的淡淡冷意都没有因为重逢而软和一分。


但方士谦仍是产生了嚎啕的冲动。他主动将王杰希拥入怀中,深秋时节温柔地亲吻着Omega温暖的脖颈,将思绪深深埋进那一阵熟悉而怀念的香味中。


有一片花海忽然盛开,就在他的记忆里不断翻涌,愈加澎湃。


风吹过,属于他们的故事,这座城市还记得。


 


—2


王杰希一直觉得,自己的一生是从被双亲抛弃时开始的。成长于并没有什么正规性可言的孤儿院,他从少年时便懂了,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自己的命运大概会从性别分化的那一刻便被完完全全地写定。


Alpha会被送进军队,院方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优抚金;Beta会被安排工作,当然都是常人不愿意去做的职业;而Omega则都被卖掉,至于去向,没人知道。


可是这几年开始有些不一样。


平权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眼看着越闹越大,上面也不得不正式将其纳入议程。王杰希身边与他同龄的少年们都在盼望着早日定案,那或许多多少少可以改变他们的人生。


然而王杰希却是个十足的异类。略显孤僻的个性直接导致他鲜少朋友,可就和许多小说里写过的一样,一群孩子里总会出现那么一个人,他会将所有可能的时光都藏进废旧的书刊。所以,王杰希是知道的,无论这份草案通过与否,现实都依然令人绝望,因为每座城市都存在着阴影,那是希望鲜少光顾的地方。


可偏偏这个世界还存在着另一种偶然。


比如某个寻常的夜晚,王杰希照例偷偷蹲在孤儿院的围墙边,就着外街的路灯看书,人生的转机就在这时忽然从天而降。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男人,或者可以称之为导师,便是从外面翻墙跳进来的。


他叫林杰。王杰希知道这个名字已经是三年后的事。那时正值初夏,距离他十八岁的生日还有不到十天,王杰希迎来了自己作为Omega的第一次发情。


说实在的,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比起Omega这个珍惜的性别,他倒宁愿自己只是个普通的Beta,哪怕这代表着一份肯定会短命的工作,但那至少也象征着一定程度的自由。


只不过王杰希从来不是自怨自艾的人,他甚至觉得自己并非善类。所以当那个男人深夜里翻墙进来,并且果断地用手术刀干掉了后面追来的某个人时,王杰希也只不过稍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人死了。你杀了他。”他从花圃的角落站起来,面对着林杰。


夜足够深,深到男人甚至没能发现这个孩子的存在。林杰扭过头看了王杰希一眼,目光不由自主被他脸上明显不对称的双眼吸引。


这长相自带了冷漠和威严,却还意外地透着几分俊秀。林杰暗自一哂,蹲在地上一边翻看着尸体一边淡然地回答:“如果你不杀他,他就一定会杀你,这种时候你怎么选?”


“懂了。”王杰希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合上手中的书,从这两位不速之客的身边默默离开。他几乎没有感到害怕,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期待过未来,所以也不曾畏惧死亡。


又或者是,林杰脸上毫无恶意的一瞥,让王杰希直觉地认为,自己并不会落得和院子里那具尸身一样的下场。


那时他当然不会知道,这一次偶然的相遇会在三年后为他酝酿一次新生。


 


—3


被林杰接回住处之前,有医生给他注射了Omega专用的抑制剂。王杰希在报纸上看过那管试剂的标签,在同类药物中实在昂贵。


当然,高额的造价也代表着毫无副作用的药效,以及某些特定市场下潜藏的巨大利润。


王杰希没有反抗,其实发情的症状下Omega本也无力反抗,只是内心深处藏着一种渴望,居然能够在这个尴尬的时间超越身体对外界的渴求,敦促着王杰希遵从直觉去赌上这一份未卜的前程。


至于自己到底有没有选择的权利,不过只是无关紧要。


意识稍微清醒时,他终于嗅到自己的信息素,那气味苦的就像十月里盛开的寒菊,却又有些像艾草。反正不会是什么讨喜的味道。


王杰希跟在前来接他的男人身后,慢慢走出孤儿院,心中不禁回想起自己这么些年平平无奇的经历,原本心中那份只能称之为直觉的渴望,此时居然开始愈渐鼓噪,跃跃欲试就像一簇小小的火焰,一直忐忑地烧到他见到方士谦的前一秒。


凭心而论,比起自己遇到林杰的经历,王杰希与方士谦的初见,既不是偶然,也实在谈不上友好,甚至说是糟糕也无不妥。


二十八岁的男人怀抱一位女性Alpha跌跌撞撞地拧开大门,两人抵着门边的墙壁亲吻地难舍难分,一时之间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本该一片黑暗的客厅此刻灯火通明。


王杰希坐在软绵绵的地毯上,正在适应林杰送给他的新手机。被告知暂时跟着方士谦做事时,他可没有想过自己的同伴会是如此一位难以形容的人。


而且还是个Alpha,王杰希眼中短暂地闪过一丝不安。但那支抑制剂显然没有辜负它的身价,就算此刻屋里有两位Alpha正在毫不掩饰地释放自己的气味,王杰希也不过是感觉心脏跳得比平时更快一些。至于白天才经历过的那些令他难堪的感受,却当真一丝一毫也没有。


可无论如何,此情此景之下,那两人明显越来越热情的状态毕竟不太合适。王杰希斟酌了几秒,还是选择从地毯上站起来,轻轻咳了两声。


这场面实在尴尬。


本来只是再寻常不过地带着一夜情的对象回家,方士谦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公寓里居然会有一位正在发情的Omega。


方士谦瞥过一眼,对药物的熟悉和敏感让他很快辨别出这位可爱的男性的Omega应当已经注射过微草研制的那种高纯度抑制剂。


只是外界的环境对于他还是显得刺激,纵使精神上还不至于出现发情期的特征,但生理方面,那已经渐渐逸散出来的Omega信息素显然对在场的两位Alpha都很不友好。


方士谦站在原地,身体尚且还维持着搂住怀里佳人的姿势,Alpha的天性却已经让他开始被Omega的信息素吸引。


一切都还来不及用理智做出反应,方士谦的脑子里不过刚刚闪过“这个Omega的味道是苦艾”这样的念头,半边脸就被那位前不久还在与他调情的女人重重掴过,可方士谦实在哑口无言。


纵使只是一夜情的对象,在即将与自己发生关系的Alpha家中看到如此容易被人误解的场面也着实是一种轻蔑和侮辱。


女人果断摔门而去,留下比之前更加感到尴尬的王杰希,还有黑着一张脸令人捉摸不透的Alpha。


那时方士谦这个人对王杰希来说,实在不过是个具有威胁性的Alpha。或者关系再亲密一些,从认识的第一天开始,他们便在上位者的安排下成为了彼此字面意义上的同居人。


方士谦这时也终于被那一巴掌打得清醒了些。他强忍着心中翻涌的酒气和情////欲,居然还回忆起了傍晚时来自林杰的那通电话。


这位微草的掌权者告诉他,之后需要麻烦自己照顾并教导一位新人。至于还说了什么,方士谦当然没有听到。那时候他正坐在吧台前与一位妆容艳丽的女性Alpha装模作样地谈论鸡尾酒文化。之后是国际惯例,方士谦为她点了一杯充满暗示的饮料。


Earthqukae,一种高纯度的鸡尾酒,口感就像眼前这位热情坦率的女性所散发出来的强烈冲击,让人不禁向往着今夜会是怎样的情致旖旎。


可若方士谦能早一点知道自己居然会被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苦艾味儿的Omega搅黄了春宵,他说什么也不会点这种直接用三份苦艾酒和三份干邑混合而成的鸡尾酒。


原本应该一点也不诱人的气味在酒精和费洛蒙的作用下此刻充满了色情的意味。偏偏以方士谦这样阅人无数的眼光,完全能够看得出这一位分明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年。


或许刚刚成年,是第一次发情也说不定。


这样的认知可一点也不能够浇息生理上的欲望。


无论是心里轻微的懊恼和愤怒,还是空气中弥漫着的若有若无的清苦香气,甚至还有对于Omega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占有欲,每一样都在拼命撩拨着Alpha骨子里深埋的本能。


偏偏那个罪魁祸首还端着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灯光下面裸露在外的皮肤呈现出极具诱惑力的苍白和滑腻,看上去就让人忍不住想……


“你……等一下。”方士谦当真不敢再想下去。


他逼迫着自己闭上眼睛别过头,本着生而为人的理智强行按下了心里疯狂躁动的渴望,几乎是用跑的钻进房间,吃下抑制剂之后还勉强冲了个凉,显然对自己的下半身很有自知之明。


等到这人装模作样地裹着浴巾走出来,打算遵从林杰的嘱托当一个好前辈,挽救一下自己显然已经不剩什么的形象时,王杰希已经抱着本旧书蜷在地毯上睡着了,就连Alpha趿着拖鞋走过来也毫无警觉。


方士谦心里又是一阵气恼,可他到底还记得这位Omega正处在发情期,只得哭笑不得地蹲下身,小心地从他手心中取出那本被翻得破破烂烂的书。


只是看到书名时方士谦仍是不禁咋了咋舌。他将目光落在王杰希脸上,俯身看去正好能够瞧见那对颇显清秀却微微蹙起的眉毛,在睡梦中露出一点毫无用处的戒备来。


这时的方士谦甚至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Omega是叫作什么名字,但他的大脑只是稍微挣扎了几秒,便甩手将那本书毫不犹豫地丢进垃圾桶,将人抱起安置在了客房的床铺上。


 


—4


王杰希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但好歹他还不至于低头去看自己的衣物是不是完整。


这一晚他睡得很好,梦里有人替他盖被子掖被角,动作绝对算不上轻,但王杰希下意识地不想醒来。


他躺在床上,稍微眯了几分钟懒觉,在闹钟响起之前爬了起来。脚边是自己那个并没有多少东西的行李包,床头柜上摆放着一本看起来崭新的书,和昨晚自己正在看的那本一样,封面上印着花体的几个字——肖申克的救赎。


这书自然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这里,王杰希理所当然地想起了这间公寓的主人。那个在他看来第一印象根本算不上好的男人意外地做出了一些令人刮目的举动,以至于王杰希暂时没有去想这个Alpha有没有趁自己睡着而占什么便宜。


又或者,只是他刻意不去想自己被一个Alpha抱在怀里放到床上是一种什么样的画面。王杰希洗漱完毕,循着林杰的叮咛,在包里翻出了准备好的抑制剂就着矿泉水吃掉。


方士谦不知什么时候已出了门,倒也免去了王杰希各种意义上的不便。他开始自食其力地做早饭,一边翻看林杰交给他的材料。那上面是有关体能和射击训练的安排和介绍,但一切都得等他先度过眼下这个麻烦的发情期。


王杰希对自己的性别适应的很好,完全没有产生什么过分激烈的情绪。即便是在大多数方面都显得弱势的Omega,林杰也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嫌恶,这份从容的对待很合王杰希的胃口,已经无形之中博取了好感。


至于微草这个组织到底是如何运作的,王杰希认为,早在三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林杰,心里就已经做好了觉悟。


虽然,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个相对平凡的生活。也许这里面还会有一位温柔体贴的爱人?


王杰希又想起了方士谦,这着实令他无奈,因为至今为止在自己尚未满十八岁的人生经历里,最带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色彩的人,就是这个昨晚抱着女人回家的家伙。


哪怕已经过去了一夜,王杰希都还只是单纯的认为,那个生的的确美丽的女人就是方士谦的女朋友,并且大概误会了什么。他甚至还思考着等方士谦回来,自己要不要主动提出帮他给那位女士道歉。


但是想象中的美好实在幻灭的太快。在那之后方士谦足有三天没回家,可当他再次出现在公寓门前,场景却几乎与上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只是也许方士谦长了记性,到底没有在屋外就开始猴急的营造什么暧昧的气氛。


王杰希仍是坐在客厅里,位置已经从地毯变到了沙发上。他看了一眼屋门口明显错愕的两人,眉梢忍不住跳了一跳,跟着便面无表情地拿着书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王杰希看的很清楚,那绝不是上一次见过的那位女性Alpha,而是一位男性!一位男性Omega!


王杰希忍住了满心骂人的冲动猛地关上房门。至此他也算完完全全地看明白了,这个姓方的家伙就和正经两个字完全挂不上钩。


然而此时此刻比王杰希还要无语的人其实是方士谦。早在三天前他就打电话告诉了林杰,让他赶紧把这位小祖宗弄走,可对方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天地良心!他方士谦这辈子没做过几件好事,可这一次却是真真正正地在为王杰希着想。天知道三天前的那个后半夜,他闻到Omega身上那隔着两间房都挡不住的越来越浓的味道,心里从头到脚把林杰问候了多少遍。


方士谦不是没和Omega上过床,可情场上那一个个活似妖精的模样怎么看都不是王杰希的style。一直以来方士谦也确实偏爱奔放活泼的对象,不管是日常的接触还是你情我愿的那些夜晚,总之游戏人间图的便是欢悦。清隽的男女虽然更具一份隐秘的吸引,可床笫之间如果过分骄矜就难免扫兴。


只是这一回方士谦显然遇到了克星。拂晓时分,他蹑手蹑脚地穿上衣服出门,也不管自己这一宿到底有没有睡,开上车便杀到了林杰的别墅。对方好整以暇地吃早餐,看到他来还招呼女佣为他煎个鸡蛋。


“见过杰希了?”林杰微笑,对于方士谦杀气腾腾的神情则完全视之不见。


方士谦气结。纵使他向来自问脸比城墙,可面对着自家别有用意的小舅,他也完全问不出你送个发情期的Omega到我家是什么意思这样傻逼的问题。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餐桌边上,开始大快朵颐,嘴上恶狠狠地说:“那小子还没成年吧?”


“还差几天。”林杰平静地回答。


方士谦猛地拍桌瞪着对座的男人,大骂道:“靠!所以你果然就是那个意思!”


“也不全是。”林杰却是笑了,表情诚恳地让人生不起气来。


方士谦小声嘟囔着不信,林杰也不管他,继续说道:“我觉得这孩子心性不错,是真心有意栽培。只是如果能刚好给你解决了对象的问题,也算对得起你妈妈临终之前的嘱托。”


“……”听到林杰提起自己的母亲,方士谦总算有那么片刻的沉默。只是很快,他又恢复了那样桀骜难驯的表情,从座位上站起。


“这是两码事,你赶紧把他弄走,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说完他便走了,也没等林杰的答复。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位好舅舅是铁了心要帮他定一定花天酒地的性子。


“Your boyfriend?Did you have a fight?”


这位男性Omega倒不似之前那为女士一样脾气火辣,反倒还体贴地认为方士谦是和自己的男朋友吵架,这才外出泡吧胡闹。方士谦也不好过多地解释什么,寒暄了几句表示歉意之后便将人送走了。


只不过有一件事却是他没有发现的。


其实并不是那位男士有多么体贴,而实在是因为方士谦这次猎到的对象,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居然都有那么几分神似王杰希。




TBC.




本周内速度写完这篇,下周会填水龙吟。


我原本真的只是想开个车而已,天知道为什么写了这么长的剧情……




PS:方神为什么后来蹲过牢房戳文首链接单打独斗,注意避雷。可能的雷点这篇不会提到。反正出来之后大团圆了,我还想写生包子,咳。



My QQ number: 1683906911
Please come and chat >/////<

The Ring Means All:

脑内了一下第九赛季全明星王杰希出场(不是)

是的我对老王穿毛衣很执着因为觉得很合适啊暖暖的(*°∀°)=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