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Williams

QQ number: 1683906911
Coser (//°/v/°//)
Quan Zhi Gao Shou
AllxAll
周叶
韓叶
喻王

【周王】小周变成了王杰希的抱枕(8)

星星桃木:

 前文走这里


ooc,ooc,ooc预警


(8) 


一艘鹅型的小船在深夜的湖泊上泛起涟漪,清风袭来,月光破碎,王杰希起了困意,抱着企鹅歪在座位上,打个哈欠收起脚:“我累了,你们先蹬吧。”




黄少天不满:“靠靠靠靠靠老王你真不够义气,怎么就你偷懒。要睡觉也行,你的破抱枕借我垫垫腰背,这船的座位硌死我了。”




王杰希心说怎么可能把小周交出去。




他把小企鹅抱得更紧了一些:“不给。”




几人看着那只胖企鹅亲昵地贴在王杰希的怀里,软绵绵肥叽叽,乖巧的模样中透着嚣张,顿时心下皆有些微妙。




“你抱这么紧,企鹅都要给你捂断气了。”叶修说着,直接上手一把将企鹅从王杰希怀里扯出来,摆在自己座位边,“你别睡了,好不容易聚一块,聊聊天呗。”




小周被自己抱着真的很难受吗?王杰希一愣,忽然喻文州伸出胳膊拿走了叶修旁边的抱枕,笑眯眯地说:“真可爱,看不出王队这么喜欢可爱的东西。”




说着,喻文州还捏了捏企鹅浅黄色的小肥脚,软乎乎的。




王杰希很慌:喻文州快住手,那是小周啊!




谁料他还没来得及从喻文州手上夺回小企鹅,又被黄少天飞快地抢了过去,某个剑圣笑得灿烂极了,一把将棉花企鹅塞到自己背后靠着:“还是亲队长对我好,这下舒服多了。”




可怜的企鹅被压在黄少天背后,圆滚滚的鹅都变扁了。




王杰希一想到小周这么个好孩子被压到变形,又心疼又生气:“你们别闹了,企鹅还给我。”




黄少天笑嘻嘻:“老王审美真奇特,给企鹅系什么红领巾,刚看第一眼笑死我了。哎呀,不急不急嘛,等下船了就还给你,谁稀罕你的企鹅了?”




“不行,座椅靠背太脏了。”王杰希紧张站起来,勾着腰就去抢黄少天身后的小企鹅,船体随着他的动作剧烈地摇晃起来,船上几只旱鸭子都慌了。




叶修连忙抓住手边栏杆:“我去王大眼你悠着点啊我们都不会游泳!”




喻文州劝道:“王队你冷静一下。”




黄少天捂着身后的企鹅,一手扒上栏杆,显然也是有些紧张,他躲着王杰希,忽然一扭身,背后棉花企鹅被挤着,一下顺着光溜溜的椅背一歪,竟从栏杆缝掉到水里去了。




水花“噗”一响,小企鹅浮在水上,泛起安静的涟漪。




一瞬间船内气氛诡异了起来,叶喻黄三人僵住,好像三个活雕塑。




王杰希脸色刷地白了。




他趴在栏杆上奋力伸长胳膊去够企鹅,可企鹅转眼间越漂越远,他够不到。




小周会淹死的!




企鹅一边吸水一边往下沉,王杰希心一横,救小周要紧。几人还来不及阻止他,他已经跳到水里去了,溅起一大片水花,拍打得小船摇晃不止。




叶喻黄:目瞪口呆。




“黄少天你有病吧!有必要把他的宝贝鹅扔水里去吗!”叶修说,“这黑灯瞎火的,王杰希淹死了怎么办?”




黄少天心虚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我就动了那么一下,它、它就掉下去了!”




喻文州说:“都别吵了,王队游远了,我们把船开过去接应他。”




三个人手忙脚乱,总算把船稳住了,往王杰希的方向靠近。




黄少天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灯,往湖面上一照,只见王杰希一条手臂夹着企鹅,另一条手臂单手划水,缓慢而艰难地朝这边游来。他湿透了,头发上粘着星星点点的藻类,脏兮兮的,好不容易游近了,他托举起企鹅,喘着气:“你们……先把鹅接过去……”




三个人也顾不得这鹅在湖水里泡了一遭得有多脏了,连忙接过企鹅,又合力拽住王杰希的胳膊,终于将他拉了上来。




黄少天于心不忍:“老王,我赔你一个新的就是了,不行的话我赔你十个新的都行。你有必要、这么……”




王杰希不答话,他浑身水淋淋,胡乱抹了两把脸,扑到企鹅身边,摇摇小企鹅的身子,焦急道:“小周、小周,能听到我说话吗?”




企鹅没说话。




叶喻黄面面相觑:




……?




这是什么情况?




王杰希疯了?给企鹅取名叫小周?还觉得抱枕会说话?




“小周,你别吓我……”




企鹅还是没反应。




王杰希无力地握着企鹅的翅膀尖,方才良久的沉默已经摧毁了他的希望,他跪坐在船板上,面颊苍白,眼神滞涩:




小周……死了?




由于他的疏忽,小周死了。




这么好、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人生才刚刚起步,就已经结束了。




王杰希颤抖起来,鼻尖猛然一酸,他无法原谅自己。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对了、对了,他想起来,掏出手机,使劲按了几下,却发现手机已经进水不能用了。他转身抬起头:“你们谁手机借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黄少天掏出来解锁给他,他翻着通讯录,找到江波涛的电话,拨通:“喂,江副队,我是王杰希。对……这么晚了不好意思,你们队长现在怎么样了?”




船上另外三人神色复杂起来,要说王杰希疯了他们绝对不信,难道说……?




王杰希从水里出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给江波涛打电话,询问周泽楷的情况?




江波涛有点惊讶,听上去王杰希很着急。他说:“啊,是王前辈。今晚守在医院的是孙翔,队长今天还没有醒,不过医生说他恢复得不错,也快醒了……谢谢前辈关心我们队长。”




王杰希:“好,谢谢你。”




说完不等江波涛回应,他挂了电话,转手拨给孙翔:“喂,孙翔,我是王杰希。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了,周泽楷他还好吗?”




孙翔迷迷糊糊被铃声吵醒有起床气,一看来电显示“黄少天”,刚欲怒怼之,忽然听见对面是王杰希。




孙翔想起那双大小眼有点怵,答道:“还好,医生之前来查过房说没问题。”




王杰希:“周泽楷现在在你旁边吗?”




“当然了,今天我留在医院啊。”孙翔说。




“周泽楷有心电图吧,你看一眼。”王杰希说,“他还活着吗?”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魔术师脑子进水了?孙翔暗暗翻了个白眼,反正隔着电话线,王杰希也看不到。




尽管如此腹诽,他还是乖乖看了一下心电图:“看了,我们队长好着呢。”




王杰希松一口气:“那就好,谢谢你了。”




小周还没死,太好了。保险起见,明天他还要再电话确认一遍。




可是,为什么小周还是没反应,难道昏过去了?




抱枕怎么会昏过去呢?




这么一想,王杰希的心又悬了起来,他忐忑不安地抱起湿答答的企鹅,手机还给黄少天,紧张地思索着到底该怎么办。




“喂,王杰希。”叶修皱着眉头,“这到底……算了,为什么企鹅出事了你要给轮回打电话?你不要告诉我企鹅是小周,我不信这个。”




王杰希神情茫然地回头,似乎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喻文州解围:“时间不早了,我们送王队回去换衣服吧,早点休息免得着凉。”




王杰希低头,将企鹅身上的藻类都摘干净了,又摸了摸企鹅的脑袋,它还是那么乖乖的,看得他心中酸楚:




“不用了,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吧。”




朋友出来玩,结果发生这种事,谁也不好受。一路上几人默默无话,送王杰希到地铁口,互相告别离开了。




谁也没有认出这个浑身湿透头发乱糟糟的男人是王杰希,晚间地铁有空位,王杰希没坐,一路站着,离开的时候地板上一摊水渍。




他回到微草,眼见四下无人,队员们都睡了。于是他不死心,再一次举起小企鹅,轻声道:“小周……你醒醒啊。”




企鹅一动不动。




王杰希鼻子又开始发酸。




孙翔说周泽楷没死,可谁知道会不会变成植物人。都是、都是他的错……假如小周真的醒不过来,他就照顾小周一辈子。




王杰希低头,红着眼眶,掏钥匙开门,推开——






 


寂寂的黑暗里,亮着一块平板电脑的屏幕,隐隐约约好像有两个肥嘟嘟的小翅尖在上面点点按按。






 


王杰希怀疑自己出幻觉了,他“啪”一下开灯,正对上泽楷鹅无辜的视线。




一阵静默……




忽然,泽楷鹅飞身起跳,好似一枚棉花炮弹,直接扑到王杰希怀里,软软的企鹅在他身上弹了一下,被他堪堪接住:“前辈,前辈!”




你总算回来了!




泽楷鹅满腔的委屈都快炸了,他把胖脑袋埋在王杰希身上蹭来蹭去,怎么蹭也蹭不够。




嘤嘤嘤,嘤嘤嘤!




他都快以为前辈要夜不归宿了,哼!




他一边蹭,一边趁机报复性地用翅膀把王杰希胳膊里夹着的那只企鹅狠狠打掉下去,成功独占王杰希的感觉太好了!




王杰希脑袋发懵:……???




什么,他带出去的企鹅不是小周,留在房间里的这只才是?




“小周,你……”王杰希举起还在蹭的某只企鹅,和他对视,半晌,“你换了领巾?”




干坏事被正主发现,周泽楷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他现在被王杰希举在半空,两只手掐着他翅膀的胳肢窝,连用翅膀捂脸都做不到。




他肥肥的身子扭了两下,终于还是一低头,承认了。




“那个……那个蓝色的,比较帅。”他拼命找借口。




谁料王杰希笑了,把泽楷鹅按进怀里揉了揉,闭上眼睛叹息:“太好了……太好了。”




他一脸安心的模样,似乎有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小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周泽楷被他这么一揉,魂魄都要飞上天了:




……太舒服了!




抱枕的幸福是被主人拥抱,他有属于抱枕的感官,终于深切地体会到了抱枕也有舒服的感觉。不够,还不够,他还想要杰希捏捏小翅尖,揉揉小鹅脚,还要抱抱亲亲,举高高睡觉觉。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王杰希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克制地举远了泽楷鹅。




他忘了他身上脏兮兮,把泽楷鹅也蹭脏了。




一人一鹅顿时相顾无言。




王杰希噗嗤笑了。




“好吧小周,等下给你洗个澡。”




泽楷鹅委屈巴巴:“前辈去哪了。”




他好担心,王杰希回来的时候落魄极了,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和朋友划船,企鹅掉水里了。我以为那只企鹅是你,跳水里捞了一会儿。”王杰希说着,顺手拎起他脚边已经报废的企鹅,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里,准备明天扔掉。




泽楷鹅漆黑的眼睛亮了,看向王杰希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前辈真帅,不惜跳进水里也要救他……还这么干净利落地收拾走了他的竞争对手,真不愧是前辈,太帅了,太帅了!




哦对了,今晚他还要把前辈的手机藏起来,不能再让前辈买新抱枕了。




周泽楷这么一想,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tbc===




一切ooc都是我的错。




还是那句话,评论区拒绝挑刺/找茬,看得不高兴可随时点叉。有则勿怪删评拉黑,谢谢你们。




小周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什么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鼓掌。




rgb和恶友组使我快乐,看他们互怼太有意思了( nizou



评论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