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Williams

QQ number: 1683906911
Coser (//°/v/°//)
Quan Zhi Gao Shou
AllxAll
周叶
韓叶
喻王

【全职bg】【韩文清bg】【韩文清x你】当你生病

泉九:

†这里泉九
†日常搞事因为之前我生病了所以我也要写一个女主跟我一起生病哈哈哈哈
†老韩看我快看我
†ooc未知轻噴
†请爱护自娱自乐自行产糖【高亮】的韩太太

你跟韩文清同居一个月了,他是荣耀职业强队霸图战队的队长,每天都很忙。
你们总是聚少离多。
荣耀新赛季的常规赛已经接近尾声,霸图有机会取得常规赛头筹,但压力同样非常大。
他已经三天没回过家了。
你也不是不寂寞,但是你能理解他。男人的事业心强是好事,你这样安慰自己。
第四天早晨,你刚起身就觉得眼前一阵模糊,你闭眼,无力的靠在床头。
太阳穴在抽动,你连呼吸都不敢用力。每活动一下身体都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牵扯着大脑,如同针扎的感受。
你猜测这次突如其来的头疼是由你连续几天熬夜看关于拳皇大漠孤烟的各种视频导致你的睡眠严重不足引起的。
韩文清在家时从不让你十二点之后睡觉(例外情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老司机懂的),这三天他不在家,你想趁着这个机会多了解了解关于大漠孤烟,关于荣耀,关于韩文清。
你是个乖乖女,在几乎全民玩荣耀的潮流下,你却从未试过这款游戏。
原本,像你这样的人和韩文清是不该有什么交集的。
可是现在,你不仅认识了韩文清,还与他相恋同居,接受对方的一切,不久的将来你们还会一同步入婚姻的殿堂。
你动作轻缓的将自己滑入盖被中,将头搁到同样被你放在盖被里的大熊肩上,思绪飞到了不知名处。
因为韩文清太忙,常常不在家不能陪你,而你是个插画家,总是窝在家里。
某天,韩文清从战队基地回家,带回了一只和他几乎等高的毛绒熊。
你不能想象那天他从商店夹着一只大熊走到自己车边到底收到了多少异样的眼光,收到这样一份礼物你开心的不得了,撞到他怀中狠狠亲了一下他的嘴,在他想要深入时抽身而去,抱着新到手的宝贝大熊在床上滚来滚去。
韩文清眉角一挑,从你怀中拎出大熊,跟你说“我不在的时候才准把它当成我。”然后狠狠惩罚了一下有了熊就忘了他的你。
想到这里,你原本苍白的双颊染上一层宛若烟霞的红晕,伸手抱住大熊,将自己埋进大熊的怀抱。然后偷偷把大熊想象成韩文清。
头还在疼,因为你抱住大熊而活动了一下身体,将脑袋换了个位置,现在感觉头越发疼了起来,原本如同针扎,现在却像是被碾压。
你吸了口凉气,不敢伸手去抹因为疼痛而涌出来的生理眼泪,催眠自己,再睡一会儿,再睡一会儿,睡着了就不疼了。
从清醒到你再次睡得迷迷糊糊,你都没有想过打电话给韩文清,跟他抱怨你有多难受,有多希望此刻他能在你身边。
他那样忙,责任心那样强,就算打电话给他,他也不能马上推掉工作回来陪你,告诉他你生病不过白白让他担心,还会让他分心,作为韩文清的贴心小棉袄,你当然舍不得让他为难。
你是被窗外的阳光给晒醒的,你翻了翻手机,现在已经是十三点了。
还收到了韩文清的短信。
他说今天能回家。
你把手机放到一边,一觉醒来头疼得没那么厉害了,你更加确信你的头疼是由于自己的睡眠不足而引起的。
他要回家了。你揉了揉太阳穴,还是忍不住发了一条语音消息给他。
“我想你了。”你对他说。
好希望他能早点回家。就是抱抱你也好,他的怀抱总是能给你安心的。
然后你想,自己不能这么躺着。他要回家了,你想给他做顿大餐!
你穿好衣服,脚刚着地就腿一软坐到了地上,觉得天旋地转。
还未进食的胃里在翻腾,你捂住嘴巴,挣扎着起身跌跌撞撞走到卫生间再吐了出来。
你扶着墙躺回床上,才明白过来自己的症状加重了。
你恹恹地拿起手机,韩文清还没有回复,你知道他在训练时间手机是从来不开机的。你沮丧的放下手机。手背贴在额头,眼睛有点湿润。
“韩文清……”你念叨着他的名字入睡,睡梦里他在你身边,握着你的手,耐心的照顾你。
再次醒来已是华灯初上。
你听到房间外有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忍不住披衣起身,想看个究竟。
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你勉强可以站直身子走路。
然后你呆呆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那个摆弄厨具的高大身影出神。
那可是韩文清啊。
那可是韩文清啊。
那可是韩文清啊!
你从未想过他会为你做到这个地步。
你知道他不会做饭,你们没有同居前他一直在霸图的食堂解决一日三餐。同居后你会每天准备好一切。
但是现在他再给你熬粥。
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上还沾有他剁碎的肉糜,右手拿着勺子慢慢搅动,左手安静的垂在身侧。
他动作生疏的关火。
你轻轻走到他背后,没有发出声音。然后突然抱住他。
他吃了一惊,没想到你会突然出现在厨房,被你袭击个正着。
他放下勺子,抬起手打算握一握你的手,才发现自己手上残留的肉糜,放柔了声音让你先放手,他洗过手,转身面对你。
却在看到你的第一眼皱起了眉,“怎么不穿鞋?”他上前一步,把你横抱在怀中。
“……忘记了。”你窝在他怀中,小声说。脚趾不自在的蜷了起来,看上去很惹人恋爱。
韩文清咽回指责的话,“下次不能忘了。”他补充说。语气有些异样。
你知道自己逃过一劫,放松了身体靠在他怀中,撒娇道“文清我好想你!”
“……我也是。”韩文清脸红了,在你的注视下别过头,回答道。
得到满意的回答,你抬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说“我头好疼啊文清。”
他将你送会床上,揉了揉你的头,“你的眩晕又犯了,这几天是不是天天熬夜不睡觉?”又弹了一下你的额头。
你心虚的低下头,伸手捂住被韩文清弹痛了的地方。
“胡闹!”韩文清加重了语气。
你连忙拉住他手臂,趁机说“以后不会了!我发誓!”
他盯着你,看的你浑身发毛,“真的我保证!”
“可是我不信。”韩文清给你压了压被角,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有多少次嘴上答应着不再做了还是再继续做啊!”
“下次不敢了嘛,文清你好凶。”你眨眨眼,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让韩文清再舍不得指责你了。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做了粥,你先吃一点再休息吧。”
他做的粥算不上好吃,对于初学者而言却已经十分不错了,更何况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了做饭。
你没跟你解释什么,他从来都是这样,行动多过言语,对你的爱尤其是这样。
你对他张开双手,要抱抱。
生一次病似乎让你的心理年龄小了十几岁,像个孩子一样要他抱抱,举高高。
韩文清搂住你,拍了拍你的背,“你现在要休息。”
看到你控诉似的目光,他又说“举高高先欠着好不好?”
你这才喜笑颜开。
“好!”你蹭蹭他的颈窝,“文清爸爸!”
他身子一僵,却没有推开你,在你耳边说:“这笔账也先欠着。”

评论

热度(147)

  1. Alfred Williams泉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