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 Williams

QQ number: 1683906911
Coser (//°/v/°//)
Quan Zhi Gao Shou
AllxAll
周叶
韓叶
喻王

[喻王]途辙 01

黑糖沙琪玛:

开个新坑!ABO预警




--


一张平整的图纸被放置于会议桌上,几个人凑上前瞧了瞧,叹了口气。


黄少天首先发难,他敲了敲桌,试图引起坐在另一端的人注意。


说到底,决策者又不是他,而是坐在另一头的喻文州。


新年伊始,公司刚接了一间酒店的装修工程,金额不小,又是去年启动的项目,做了能算是有一个多月了,公司主管也重视,耳提面命多次绝不能砸锅。


喻文州的小心谨慎公司上下都知道,主管自然对他放心,可不免还是会有一些意外,好比现下。


从快递那儿收了甲方的新图纸以后一组人就一直坐在会议室,要说愁眉不展也不是,争论也有,慌张不少,一拨人总不可能全是慌张和全是镇定的。


说是图纸其实更近似于示意图,鬼画符似的写了一些字,贴了几张素材,一看就知道不是用矢量图打印的,糊得不行。


 


“组长,你怎么说。”黄少天挠了挠头,头发都要被自己拔掉一撮,”公司承包的是室内装修,什么时候我们连庭园都要管了?”


“就是,什么玩意儿。”郑轩和声,他也挺不解现在情况,”咱们组从来不做庭园造景的吧。”


需求是突然来的,一早收到图纸后经理立即找了喻文州谈,两人关进办公室,谈的得有半个小时。


他一出来就让一群人簇拥着又关进会议室,无不是惊恐的眼神。


隔行如隔山,做室内装修设计的哪里懂的庭园造景,图纸一蹋胡涂,真照着做会做出什么玩意儿谁都不敢保证。


太玄了都。


喻文州一直支着下巴,他看了半天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甲方的庭园造景厂商跑了,剩下的资金估计不够再找其他家报价。”喻文州发了话,总不好让一群人瞎着急。


这些话全是方才经理给喻文州说的,原来酒店出资方找了家规模不算大口碑能算是不错的公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年关将至之时连人带公司整个消失溜得没影,找都找不回来。


尽管他们组并非庭园造景可也确实与这个项目有关系,甲方找来了能说不做么,出来混难免碰到糟心事,开春第一炮估计就属这项最大。


“那他们也太搞不清楚状况了吧。”李远发难,”术业有专攻啊懂不懂。”宋晓跟着点头,显然无比同意。


“咱们公司不也有庭园造景组?”徐景熙看了眼图纸,到底没能分辨甲方在空白处贴的到底是树还是草皮来着。


“……是有。”黄少天瞧了喻文州一眼,他可知道他们组长有多不待见庭园造景组──又正确一些来说,是庭园造景组的组长。


“那找他们不就行了,术业有专攻不是么。”徐景熙顺着话头就接,他进公司才第一年,还嫩着。


郑轩收了黄少天撇来的眼神急忙将人摁到一边,”别在组长面前提啊你个傻逼。”


徐景熙见状便是噤声,没敢再逼上两句。


喻文州吐了口气,他抬起眼时还是要笑不笑的神情,公事还是得公办。


这点道理他还懂,否则怎么做为一个领导带领这群人。


“上头的人是没搞清楚状况,可我们也不能不做。”又看了一眼黄少天,那边眼神也跟着别开。


“只能请教王组长他们了。”他看了一圈属下们,没一个敢对上自己眼神,无奈之下又叹口气:“我去找他商量,都先出去吧。


一群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地好半天才三三两两的退出会议室,而那速度还是极快,三两下走得干干净净──倒是留下了桌上的图纸。


 


喻文州看着图纸好半响,他不是没想过自己组接下来做,可刚才那一群人抓头搔脑地,光瞧着都知道不能指望,只得拿起会议桌上分机播了个七零六。


“庭园组您好。”那边传来的声音很熟悉,清亮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喻文州不猜都知道是柳非。


“小柳,我是喻文州,转王组长好么。”


那边有些为难地迟疑一会儿才回:”我们组长他今天身体不大舒服,休假呢。”


喻文州有些讶异,”早上还在电梯里见到王组长的啊?”


他那时见到过人,就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又或者是自己其实也没想注意人怎么着。


庭园造景组的王杰希这身体也太差了,对得起做为一个alpha的身分么。


喻文州不禁腹诽,同是alpha体质比人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喻文州自己头好壮壮,压根儿没见过嬴弱的alpha,这王杰希是宅惯了才这么身体这么差吧。


“刚才才走的。”柳非说,”要不喻组长你有什么事情就留言吧,我给你转达。”


喻文州没辙,只得应了声好。王杰希这回可是让他记上了,这哏他能笑上一个月,估计见到人还能挖苦挖苦。


反正自己不待见王杰希又不是第一天的事情,黄少天知道,庭园造景组估计也有人知道,倒是不必遮遮掩掩。


这回得合作也是为了年终奖金着想,要不谁想和自己不对付的人合作。


喻文州到底没能忘记刚进公司那时到各部门轮换着实习的阶段,王杰希见他倒腾一张图用上几天时间,劈头盖脸地就给人说:”这份工作也许不适合你。”


一口气上得来下不去,怎么都没能释怀。彼时王组长也不就是个小设计师,也才早自己一年进的公司,说话这么跩的喻文州打出娘胎起就没见过。


若非工作得忍耐,他有时还真想全给挖苦回去。


反正人和自己同个性别,现在的职场性别平权也倡导得厉害,就是个omega也没什么让着的道理。


 


喻文州转念又想了想,给柳非说了不用,”我再给他发邮件就行了,你忙吧。”


“好的。”


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喻文州拿出来接了上。


“妈。”他明明给家里人说过上班时间能不打电话给自己就别打的。


到底自家母亲,喻文州没敢不接。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来有些兴奋,“文州啊,你记得以前给你说过一个婚约么?”


“记得。”


喻文州确实记得这回事,自己母亲与闺蜜李阿姨之间的小约定,要是小孩一A一O就结婚这种事,一般不都说着玩么。


“那你今天早点下班吧,李阿姨来家里呢,说不定能顺便谈谈这件事情。”喻母又换了语气:”你也有点年纪了,早点成家爸妈也放心啊。”


瞬间被冠上大龄剩A的称号让喻文州有些懵,他没记错的话自己还是个黄金单身汉吧。


“早点回来。”


“……知道了。”喻文州才回,电话那头就已切成忙音。


看来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元旦才过完,所有事情接踵而来。


怕是不能过个好年了。


 


 


TBC


--


抽卡明天更,手太冷了必须抱紧棉被_(:з)∠)_

评论

热度(388)